卡在中間的人

播放
主持人

資深媒體人,台灣東吳法律畢,紐約大學媒體生態學碩士肄業。曾任中天、TVBS、三立駐美特派,寰宇新聞台《范琪斐的寰宇漫遊》主持人。2018年返台定居,現為 Line《范琪斐的TODAY看世界》國際新聞短評主持人,著有《買槍,養馬,呼大麻:范琪斐的美國時間》。

謝文加,台北市士林區福安里的里長,認為自己應該客觀中立,尊重每一個人的意見。然而謝文加卻在2020年底,成為台北市第一個罷免成案的里長。在如今越來越分裂的社會裡,為了顧全大局而走中間,就註定是條難走的路嗎?

社子島福安里里長謝文加
本集人物

謝文加,台北市士林區福安里里長。

陳惠民,台北市士林區富洲里里長。

李華萍,社子島自救會發言人。

社子島位於台北市延平北路七段到九段一帶,夾在基隆河與淡水河之間,1963年葛樂禮颱風造成台北大淹水後,內政部將社子劃定為滯洪區,後續更對社子訂下禁建與限建的規定,社子島的發展便一直受到限制至今。

全集逐字稿

※台語對話以華語翻譯呈現,逐字稿與實際播出內容如有出入,以實際播出為準

范琪斐 很多年前我還住在紐約的時候,有一年全家到紐約陪我過年。有一天我從外面回來,就發現兩個妹妹都氣噗噗的。范媽是愁容滿面,只有范爸正常,還在做他平時最常做的事,就是非常鎮定地坐在角落看報紙,最神奇的,是那同一份報紙他已經看三天了。

總之我問范媽怎麼回事,她把我拉到一邊,悄悄地告訴我「你兩個妹妹在吵架」,吵什麼我已經不記得了,大概就是明天要去哪裡玩之類的吧?我跟范媽說你就直接做個裁決,說誰對誰錯不就結了嗎?范媽很嚴肅地告訴我說「不行,我要維持中立。」

維持中立,聽起來是一個最開放、最不會得罪人、最容易達成共識的路線,民主要成功,不就是要靠中間派將兩邊的人拉進來,才能夠異中求同嗎?今天我們這一集《說故事的人》就想來跟大家講講一個很想要維持中立的人,這個想盡辦法要走中間路線的人發生了什麼事。

范琪斐 我的台語不大好啦。

謝文加 你台語聽得懂喔?

范琪斐 我聽得懂啦,只是那個⋯⋯我太久沒有講了。

謝文加 我國語也很久沒有講了。

范琪斐 沒關係啦,你最自然的方式就好了。

范琪斐 這是台北市社子島福安里的里長謝文加,他說他做為一個里長,一定要維持公正中立,尊重所有人的意見.他自己也認為自己很努力地去執行了,結果,謝文加在去年底成為台北市有史以來第一個被罷免成案的里長。不過,在談謝文加為什麼被罷免之前,我們先來看看謝文加是個什麼樣的里長。

范琪斐 你為什麼會想要出來選里長?

謝文加 我28歲那時候就做社區的理事了,那時候就有人叫我選,但那時候小孩還小,我太太不同意。所以說,到49歲,小孩都上大學了,這邊的鄉親就叫我選里長,我出來選,結果一下子就上了

范琪斐 我這樣算一下,你說49,就一做就15年?

謝文加 14年。

范琪斐 14年,所以這邊就更熟了吧,鄰里親戚什麼的。

謝文加 本來就很熟了啦,小時候到現在都很熟啊

范琪斐 社子島雖然位於台北市的士林區,但跟我印象裡的台北實在差很多。我有一次騎腳踏車,在社子島的外圍的河堤走了一圈,我當時就覺得奇怪,怎麼好多小工廠跟農地,都是矮房子,一棟高樓都沒有。這次為了《說故事的人》進到社子島裡來做訪問,我有一次比團隊早了一點,本來想說去買杯咖啡,結果走了半天我都找不到地方買,還看到很多三合院,我當時就想「台北市區還有三合院喔?」。社子島不只市容不像台北,連鄰里關係也不像台北。就像謝里長說的,這邊大部分的居民都很熟,要不是親戚,就是好幾代的朋友。

范琪斐 我想知道說,是不是大家都認識很久了,這邊?

眾人 很久了。

李華萍 只有我沒有很久。

范琪斐 你嫁過來也有30年。

李華萍 30年,因為我上班不拋頭露面,我上班就離開社子島,然後下班就回到家也不出去。

范琪斐 這是李華萍,她明明嫁進社子島已經30多年了,還在說自己是外面來的,因為包括她的夫家,大部分鄰里朋友的家族,全都在社子島已經住了一兩百年。我接著問一旁的阿祝姨跟寶貴姨認識多久了。

范琪斐 你們兩位認識多久?你剛剛說。

楊陳寶貴 我們就是出生就在這裡了,祖先就是在這邊居住了,自然而然繁衍下來的就是這個樣子。

李華萍 姐,你幾歲? 

楊陳寶貴 我70歲啦。

李華萍 那他們就認識70年了。

楊陳阿祝 我82歲,過年之後83歲了

范琪斐 你看,我覺得這個關係就很難得,現在有多少人可以說,我認識70年的朋友天天可以看到,真的很⋯⋯

楊陳阿祝 我們住在這個地方,大家互相照顧啦。

李華萍 阿姨講這個故事我插一下,阿祝姨跟月意姐的田就是在隔壁,田在隔壁,不是住家在隔壁。

范琪斐 月意姨跟阿祝姨一樣都80多歲了,我們訪問的時候,我問阿祝姨的名字怎麼寫,她急急忙忙掏出身分證給我看,旁邊的人幫她解釋,說她小時候沒念過書,所以沒法寫自己的名字。月意的臉上有風霜的痕跡,因為先生長年臥病在床,所以農地裡的所有工作就落到月意一個人身上。

李華萍 因為月意姐要照顧先生,一個人種田養家蠻辛苦的,然後因為在種田過程當中沒有辦法來來回回去煮飯對不對?阿祝姨好感心,每天準備午餐給月意姐。這就是互助,很珍貴的一個社會互助網絡,很珍貴,這個外面真的是完全找不到的,而且是發自內心的一定要照顧她這樣。社子島真的是一個很特別、很特別的地方,像我們上個禮拜跟鄰居在吃飯時候,他就在講說,最近社子島高麗菜在收成了,然後不知道誰就在我家門口掉了兩顆高麗菜,我也不知道是誰,因為掉了就走,這很平常的日常生活中會發生的事情,它就是一種溫暖,就是有暖度,所以我們會很喜歡這種生活方式,我們不喜歡那種冷冰冰的方式。

范琪斐 七十多歲的楊陳寶貴,也跟我們講了個她自己家的八卦。

楊陳寶貴 我們這邊是一個很好的,就是現在台北市找不到的,很好的守望相助,而且是免費的喔。像我那個小兒子,有一次他跟我說,他要去騎腳踏車,結果他騎到那個⋯⋯八里那一邊去,很巧我姊姊剛好開車從那邊經過,她就跟我講說,你兒子跟幾個小孩在那邊騎腳踏車喔,這樣子,我說「你怎麼知道?」,她說你兒子還穿什麼衣服、坐在哪,她都有看到。那我兒子回來我就問他,你跟我說你要去騎腳踏車,給果你給我跑到八里那邊去?很小,那個時候才國小六年級而已,那我們怕車子危險啦。結果人家就告訴我說,你兒子腳踏車騎到哪裡去,那我就知道回來可以整理他了啦。我就跟我兒子講,我說你們不能做壞事喔,你們不要想說媽媽的眼睛看不到,我是派了很多的監視器在看你們喔,你不要想說媽媽沒看到喔,你跑再遠都會有人家告訴我。

范琪斐 我聽的時候,忍不住微笑了起來,下一次來的時候.要去問問她的兒子對社子島這個免費監視器的看法。也許是因為鄰里間實在很熟,我覺得做里長的謝文加的服務範圍有夠廣泛的啦。

謝文加 現在他們要是說,他們旁邊有壞掉的機車,我就趕快去拍照聯絡,看是沒牌的就環保局,機車有牌的就警察局,要聯絡他們趕快來拍照拖吊。如果說有樹枝,我就聯絡環保局來載。我們禮拜天做清潔日,就看哪條路比較髒去掃去清。里民有時候反應說要去醫院,我就趕快聯絡醫院,欸,有的還叫我們幫他修理馬桶。

范琪斐 你可以叫里長來幫你修馬桶喔?

謝文加 有啊有啊,如果我們自己不會的,就叫水電來幫他處理。有的我們去幫忙清家裡,喔,有的家裡你根本沒辦法處理,進去簡直要昏倒,裡面只有一個睡的地方、棉被而已,就請人來處理消毒水噴一噴,喔還有一次,有一個把他老婆的骨灰罈放在門口,就放在隔壁牆角這樣耶,人家隔壁就一直說,里長你幫忙處理一下,我就利用一個機會去跟他說「你低收的,你要不要拿去放在公塔裡,不然會被沒收。」她老公嚇一跳才說好好好,我就趕快聯絡社會局請師公做法然後帶走,這些我們做過太多了啦。

范琪斐 所以這樣一個又幫里民打掃、通馬桶,還要幫忙移動骨灰壇的里長.是怎麼弄到里民要罷免他的呢?這得要回溯到五十年前。

社子島位於台北市延平北路七段到九段那一帶,夾在基隆河跟淡水河之間,面積有302公頃,大概是12個大安森林公園那麼大,雖然郵遞區號也是台北市,但社子島的命運卻差很多。1963年有個葛樂禮颱風造成大淹水,大台北地區泡在水裡三天三夜.為了預防以後再這麼淹,於是在1967年內政部將社子設定為滯洪區,1970年經濟部將社子島列為洪泛區。這是什麼意思呢?我去google了一下才知道,這是指河堤外面,要有一塊臨時貯存洪水的低窪地區.這是為了保住重點地區的防洪安全、減輕災害所做的措施。為了保全大局,而不得不犧牲局部利益的全局考慮,在社子島的情況,這個大局指的是河堤內的台北市精華區,被犧牲的局部利益,就是社子島了。謝文加說他小時候.社子島是真的很常淹水。

謝文加 淹水的時候,這邊路是一下雨就淹水,淹水的時候、淹進來的時候是一片白茫茫,那時候房子沒有這麼多,水流出來有樹啊、樹枝、髒東西,有時候上面還有雞、有豬,所以說那個情形,我那時小時候看了真的會怕,水流很快。那時候房子沒這麼密,田都是一片汪洋。水要是過了,髒東西全部都會卡在菜園裡面,小時候看了真的會怕。

范琪斐 因為被劃為滯洪區,所以又有個禁建令,就是禁止在社子島做任何的建設與開發,這就造成居民不管房子再老舊,都沒有辦法合法改建整修。

陳惠民 這裡的房子就是五十年以上。

范琪斐 這是社子島富洲里的里長陳惠民。

陳惠民 以前比如說一些合法建築物,那些公寓,那公寓你如果說以前的化糞池,剛開始的化糞池還有那個功用,到50年以後那化糞池有什麼功用?塞的塞,現在都直接排在水溝,排泄的那些東西、洗澡水或排泄物那些東西都是流在水溝,流在水溝的話,下雨的時候全部都流在路面上。這個說是在台北⋯⋯連最鄉下的地方,也找不到這種地方。大馬路從那個水溝滿起來、流出來都是化糞池那些東西,親眼可以看到它從這邊一直流流流到國小旁邊流出去。

范琪斐 所以你覺得大家有可能全部都忍住不修嗎?結果就是違建房屋高達九成,據說違建比例社子島是全台灣最高。因為禁建的關係,公共建設也不進來,好的投資也不進來,進來了一堆撿便宜的污染工業。

陳惠民 以前社子島種蔬菜是全台北市的最大的一個供應區,現在是,大家種蔬菜感覺不划算,大家都種鐵皮屋啦,因為種鐵皮屋比較好賺。社子島裡面,現在目前土石場跟一些垃圾回收場差不多有30幾家,新北市做資源回收的那些或土石場,都在把它大量的整頓嘛,他們大部分都搬到社子島裡面。這邊土地便宜,又是三不管地帶,那些廢水都是排到水溝,要不然就排在路面。所以這邊的居住環境真的是很不好,不是我在嫌我們自己的地方,我們小時候這裡的生活環境還要好很多。最基本的這邊有兩個診所,還有兩攤豬肉攤,還有一些賣菜的,還有麵館,現在咧?現在這些東西都不見了,你如果要民生用品就是要跑到外面。不要說台北市的鄉下啦,你說一般的鄉下,最基本的看到一兩間超商滿簡單的,這裡完全一間都沒有,我們這裡就是古時候的柑仔店,就是老人家在顧而已,他兒子也不可能來顧店,就是老人家七八十歲的在顧,要買個蛋、要買個醬油那些有,如果你要買個肉,買個魚,這裡完全沒有,找不到地方買。

范琪斐 這裡要特別強調一點,2005年基隆河上游的員山子分洪工程完成之後,加上近幾年的簡易排水工程,社子島已經很久沒有發生重大淹水,但禁建令一直還在。居民們對於改變現狀的意願其實是非常高的,大家都希望這塊從祖先傳下來、世世代代居住的土地能夠變好,留給未來的子孫一個有希望的未來,但社子島的禁建令就像一個緊箍咒,讓這邊的居民有夢也不敢做。

過去50年,台北市共歷任了十三位市長,有八位提出了社子島需要開發的政見。最近一位就是現任台北市長柯文哲,我們跟大家一樣叫他柯P吧,總之呢,柯P提出來的這個案子叫做「生態社子島」,在2018年的六月經內政部通過了。

聽到這個消息的社子島居民應該很高興吧?一點都不是這樣。其中的關鍵點就是根據柯P的規劃,開發案土地取得要以區段徵收的方式來進行,講成白話文,就是政府認為這塊土地有公益性,於是呢,就要全部的居民把土地都交出來,重新規劃建設完之後,一部分會保留為公共設施,就是公園之類的,全台灣的人都可以享用。剩下的土地就會賣給建商,建商回饋給市府的,有可能是錢、有可能是房子,這就會拿來支付原先居民拿土地出來的地價,一部分就拿來支付市府建設的工程費用。

柯P這個區段徵收的構想,在社子島產生激烈辯論,一派堅決反對區段徵收,李華萍就是這個主張。

李華萍 阿姨他們一直強調,房子是我的、土地是我的,我們這個土地像阿姨他們都住了一兩百年以上,大哥也住了兩百多年以上,世代住在這個地方。民國政府還沒有來的時候,這是我們的私有財產耶,可是現在中華民國成立了以後,已經是台灣解嚴的國家,但是土地他還是⋯⋯你雖然是私有財產權,但是今天政府跟你講說,我覺得你環境不好,我要改善你的環境,我就要去區段徵收。或者是說,我認為你這邊的防洪設備不夠好,我要幫你提升到200年,我要幫你蓋一個9.65公尺高的河堤,因為我財政沒有辦法平衡、沒有辦法負擔,所以我就要採全區區段徵收,來徵收你所有的土地,以防洪計劃綁住社子島居民的財產權,我們認為這是非常不合理的部分。

范琪斐 為了怕自己的土地會被徵收,居民王木琳說他哭了13次。

范琪斐 為什麼哭13次?

王木琳 我每一次拜我爸爸我就哭了,「爸爸,你剩下這一點財產,我都沒有辦法幫你保護好,我白活在這個世界上。」,他是用那個公告地價來拆我們的房子耶,你現在住得好好的,幹嘛你要給他拆,給你個兩百萬,以後你還要貸款八百萬?我們不用負債的生活啊,我們這樣逍遙這樣好像天堂,人間的天堂,社子島,晚上睡覺,絕對沒有卡車聲音,沒有汽車的聲音,你可以安安穩穩睡覺。我每天晚上睡覺夢到的還是我們在這一塊地,那個小時候抓螃蟹、抓魚抓蝦子那種回憶,那種睡覺、那種安穩,那個建商他們是看上這裡的地理環境啦,講老實話是這樣。

范琪斐 除了擔心財產權受損,李華萍也擔心,原先社子島特殊的文化、特殊的景觀,也會消失不見。

李華萍 我們也一直強調說,我們其實不反對社子島發展,沒有人會反對社子島發展,沒有人會反對社子島的未來要越來越好,沒有人會反對。但是我們會反對說,你今天用區段徵收的方式。你把這些人的房子鏟平了、拆掉了、土地也搶走了,然後把一切的聚落、一切的文化、一切的歷史脈絡,全部都把它夷平了。我們會反對這樣子鏟平式、抹平式的方式,而且這是一個很殘忍的部分,在社子島生活了兩三百年以上,這邊原來的歷史文化傳承下來,像我們有很珍貴的百年文化「夜弄土地公」,或者是說端午節划龍舟,這一些都是很珍貴的一些文化。文化,本來就是要代代傳承下去,那你今天整個區段徵收下去了,以後整個都抹平。

范琪斐 「夜弄土地公」,我這也是第一次聽說。元宵節是社子島最大的節日,每年在這一天,社子島上呢,就會由四名壯丁抬著土地公坐著轎子遶境,沿途就會有信徒商家把點燃的鞭炮丟向土地公的神轎,鞭炮放得愈多,財運愈旺。因為是朝土地公放鞭炮,所以叫「夜弄土地公」。

李華萍說,土地公遶境都是有一定的路線、一定的空間的,不是保留幾間歷史建築物就叫保留文化。除此以外,區段徵收的補償,大多補償的是有地的人,但社子島住了上千戶沒有地的人,中低收入戶及獨居長者也有400多戶,在區段徵收之後何去何從也是問題。

但是像陳惠民就覺得,不用區段徵收,社子島的開發根本就是遙遙無期,同樣是看社子島的歷史,但在陳惠民的眼中就完全是另一回事。

陳惠民 我非常贊成區段徵收,區段徵收才能夠把這個很複雜的東西把它簡單化。

范琪斐 陳惠民跟我解釋,由於社子島的居民大概都在社子島住了一兩百年,最早買地的祖先如果有三個孩子,地就是一人三分之一,三個兒子再各生三個孩子,地就變成一人分到九分之一,過了這麼多代,現在一塊土地的持有人可能有一兩百人。還有那種因為跟你交情好,就讓你在我的地上蓋房子,有時候付租金,但有時候是無償的,這種有屋無地的房子也是代代流傳下來,甚至轉賣過了,在社子島很多事情都因為這個所有權的問題變得很難解決,他跟我舉了一個例子。

陳惠民 下雨天會積水,那個水溝就是,三、四十年前這麼寬,50公分,現在也是50公分,我那時候,當里長的時候有向市政府反應說,建議他們把水溝挖寬、挖深一點,挖不出來。

范琪斐 為什麼?

陳惠民 那私人土地啊,每個人都要蓋章啊,挖100公尺就要一兩百個人蓋章,其中有一個不蓋章,就沒辦法做了啊。在我任內,我也跟市政府一直跟他強調,一直跟他講,我跟他說,要不然你水溝幫我挖,責任我來扛,要不然每下一次雨前面都是積水,這邊有圖可以作證明。

范琪斐 你說你責任你扛了,市政府後來挖了沒呢?

陳惠民 他們也不挖,他們說要地主同意,我有去查了啊,有的比如說已經轉賣好幾手,有的住在美國、有的住在日本、有的住在南部,我要去怎麼找他們?我說,如果找一兩個人來做代表,他們說不行,他們說法律上的問題,他們也不行。所以說,別的地方我是不敢講,你如果以社子島的話,你不用區段徵收來做處理的話,根本是任何問題都解決不了。

范琪斐 陳惠民也提到了社子島年輕人口移出的問題。

陳惠民 說真的啦,開發是對我們後代子孫有很大的幫助啦,現在像我的年紀,我們的後一代大部分都是結婚生子,他們老婆娶一娶,大部分都不住在這邊,因為最基本的,地方住不下,這是第一點。第二點,年輕人下來的話,連一個超商也沒有,現在年輕一輩的,比如說「你住在哪裡?」住在社子島,他們也不太敢講出來,因為就是給人家一個感覺就是鄉下,生活品質很差,有開發社子島的話,年輕一輩才有回來的意願。

范琪斐 對李華萍希望保住社子島的文化跟自然景觀,陳惠民也有疑問。

陳惠民 保存九大聚落,就是每一個角頭、庒仔腳那邊都保存,都不要開發,那旁邊要怎麼開發,對吧?保存文化,一個開發案起來,就沒有不能夠保存嗎?一個開發案起來,像內湖那邊,他們也是夜弄土地公阿,內湖那邊的夜弄土地公還比我們這邊還厲害啊。

以前我在當主委的時候,他們有一些學者專家就在那邊看說夕陽很美,坐在堤防那邊,有看到一些鳥,我就跟他講,你如果有錢又有閒,坐在那邊看夕陽的話,老人茶再喝,那真是一大享受,我如果今天沒有經濟壓力,我在這邊講,不過我們社子島裡面沒有辦法像你們⋯⋯

范琪斐 這麼悠哉。

陳惠民 而且他們還有講說,在這邊要低密度開發,要留一些給鳥,那也是教授級的,有兩個教授,我就跟他們講說「如果人不比鳥的話,為什麼人不能住要給鳥住呢?你是把我們看成什麼呢?」,人口外移已經很嚴重了,大家都禁建,你要先考慮到人,再考慮到一些動物。

范琪斐 慢慢的社子島的居民就形成兩大陣營,贊成用區段徵收的這邊,就成立了「社子島居民權益促進會」,簡稱「促進會」,全力遊說居民同意區段徵收,反對的居民這邊就成立了「社子島居民自救會」,簡稱自救會,全力遊說居民萬萬不可接受區段徵收。

剛開始兩邊都還是好好講,但隨著社子島要開發的消息越受囑目,外面的投資客也來了,買下一部分土地,希望區段徵收之後,投資便可以快速回報,他們很多就加進了促進會的行列。同一時間,很多專家學者也來了,提供了以前區段徵收造成問題的案例供自救會參考,最常舉的例子就是隔壁洲美里在十六年前進行區段徵收,結果根據遠見雜誌的報導,台北市府潛在獲利三四百億,企業投資客都賺到錢,但最吃虧的就是里民,像洲美里的里長蘇府庭就認為安置辦法不合理,洲美里有三分之一的居民被趕出家園,配售屋蓋了十二年才交屋。

社子島居民之間的衝突開始升高,互指對方散布不實資訊,現在我們再回去談談謝文加,對,就是那位會幫里民修馬桶的里長謝文加,我問他站那一邊。

范琪斐 你怎麼樣說我不要偏哪一邊,因為我覺得兩邊都是親戚朋友。

謝文加 就都尊重人家的意見啊,我跟你說啦,你要開發也沒錯啊,不開發也沒錯,你們都有理由啊,我當里長的人當然想說要站中間,我是尊重大家的意見,我一開始是依著這樣去中立,我也尊重你們要開發,不開發的人我也尊重。但當初我也有叫他們兩方溝通,但他們不要。

范琪斐 你怎樣叫他們溝通?

謝文加 我是說你們一邊派三個人,有什麼條件提出來講。但他們⋯⋯反正大家都踩得很硬,堅持己見我就沒辦法啊,所以他跟我說我都沒在溝通,我要溝通,你們不要啊。

范琪斐 他們不要,是哪邊不要?

謝文加 兩邊⋯⋯我跟你說啦,一下子這邊不要,一下子那邊不要啦,所以說我要怎麼做?

范琪斐 先是誰說不要?

謝文加 自救會啊,他們說理念就不同,講一下就吵架。促進會就只一直要我開里民大會,但里民大會開了大家又要吵架,里民大會是政府以前資訊不透明的時候,透過里民大會來傳達訊息,現在資訊這麼發達,你何必又造成困擾讓大家來吵架?而且我一廣播就馬上打1999告狀。

范琪斐 為什麼里長一廣播,里民就會不爽到要抗議呢?這個待會我會解釋,但大家現在應該看得出來,這個社子島開發案的溝通過程很不順利。促進會,就是贊成區段徵收這一邊,認為謝文加偏坦自救會,於是去年九月開始動員要提案罷免謝文加,罷免的理由除了三條直接與社子島開發案有關的,像是主張空洞啦、沒有盡到市政宣導的任務啦,此外還指控謝文加散布不實訊息,製造里民對立,有一條說謝文加有大頭症、自以為是,另有一條說謝文加侵占公物私用,指的就是那個廣播用的麥克風,這個罷免案在去年十月底時成案了,並且宣布要在十二月中投票表決。

范琪斐 你怎麼樣知道他們要罷免你的,你第一次聽到是在哪裡?

謝文加 人家跟我說的,他們裡面的人跟我說的。

范琪斐 你那時候聽的時候是什麼感覺?

謝文加 感覺心要碎了,我是真心在做這個工作,當做是良心事業,我是真心想為艱苦人經營,結果是得罪這些利益團體啦。

范琪斐 你會不會覺得很冤枉啊?

謝文加 正常人一定會啊,除非我是瘋子是笨蛋沒感覺,四個月的煎熬耶,四個月的煎熬,什麼送去選委會多少,什麼有過沒過,幾個月在那邊煎熬耶。

范琪斐 這四個月指的就是自連署罷免開始到真正投票那一天.謝文加說那段時間他常常失眠

謝文加 12點睡2點就醒來坐在客廳,每天過著這種生活,這種日子過得了嗎?我是正常人啦,不然會瘋掉。

范琪斐 謝文加罷免案在去年的12月12日進行投票.投票算是相當踴躍,投票率約51%,投票結果同意罷免515票、不同意罷免1666票、無效票10票,罷免案沒有通過。

范琪斐 罷免沒有過嘛,那天你知道結果的時候心情怎麼樣?你那時候感覺怎麼樣?

謝文加 那個感覺喔,那個鞭炮真的是放到好像⋯⋯那晚我出去謝票,那鞭炮放得比選議員還多,那個27巷的鞭炮從頭放到尾,到處都是,比選議員還多。那個心情真的無法說,不知道要怎麼說。

所以現在里民就是給我一個公道,我也是感覺有點安慰,里民給我一個公道,出去有阿婆倒茶給我然後就抱著我哭你知道嗎?所以說也是有感情的一面。

范琪斐 你很高興嗎?

謝文加 不會,已經四個月,已經高興不起來了,我不騙你。

范琪斐 其實我覺得不管是贊成區段徵收的陳惠民、反對區段徵收的李華萍,或是想站中間的謝文加,都是真心在為社子島的將來設想,大家都想要社子島更好,只是勾劃的願景不同。在陳惠民眼中,他希望社子島繁榮進步,跟隔一條河另一邊的台北市精華區一樣,有漂亮的市容、完整的生活機能,大家都賺錢;李華萍則是希望保有社子島的田園風光、濃郁的人情味,小農老農保有他們的工作權;想要站中間的謝文加,是想要保住低收入戶及貧困的鄰居不會失去安身立命的地方,這三方真的無法達成共識嗎?

范琪斐 就是說你覺得開發案會過嗎?你覺得是有可能嗎?

陳惠民 現在說真的啦,我現在目前還蠻擔心的。因為已經走到這地步的話,再去給他喊卡的話,那社子島就完全沒有人會進來,也沒有多一個瘋子要來開發這邊,因為開發社子島現在算是面積算是蠻大的,你要來開發社子島,你如果沒有那個魄力的話,你要從頭再來,沒有一個人願意來碰這塊。

范琪斐 我也問了李華萍一樣的問題。

范琪斐 你覺得這個事情很快解決的機會高不高? 

李華萍 不高、完全不高,因為他沒有做到溝通,沒有溝通的話民怨四起,那抗議只會一次比一次更激烈而已,那你看今天社子島抗議的聲音全台灣都看到,全台灣都看到了,而且憲法它是有保障我們的生存權、工作權還有居住權,那我們這些有被保障嗎?他這個區段徵收幾乎是違憲的邊緣。

范琪斐 可是華萍我必須要講,我覺得這樣是不是又陷入一個僵局啊?

李華萍 其實說實在,如果你這個計畫開發了以後,今天沒有比明天更好的話,那我們絕對反對到底,你說僵局也好,就讓他反對到底。

范琪斐 那怎麼辦呢?我意思是說,我們又回到原點了⋯⋯

范琪斐 說回到原點並不精確,因為社子島原本和睦的鄰里關係,很明顯受到這個可能的開發案很大的影響,陳惠民說,因為他贊成區段徵收,一些不同立場的叔伯姑姑都不跟他說話了。

陳惠民 大家都變得蠻對立,對立到我看到你我就討厭你,你看到我你就賭爛這樣,而且這個可能也是越來越嚴重。

范琪斐 王木琳也說很多小時候一起長大的朋友都不講話了。

范琪斐 有沒有一個衝突的情況或者是?

王木琳 沒有啦,因為我輩分比較大,所以說有的叫我叔叔,有的叫我叔公,不講話、不打招呼已經很嚴重了啊,不然我們這一輩的,你看到叔叔不打招呼,那個爸爸就會這樣打下去。他們完全不把我們社子島大家一起生長,那種感情很綿密耶,為了錢竟然⋯⋯我也很傷心,因為社子島案才讓我知道說,唉唷世間居然很多這麼壞的人,我們一起長大的耶!大家一起六七十年長大的,怎麼會搞到現在為了一個開發案喔,唉唷我現在看到那種人我會怕,人心那種喔⋯⋯讓你會很厭惡。

范琪斐 李華萍因為擔任自救會的發言人,也受到很多壓力。

李華萍 我因為社子島案,就是因為出來當發言人嘛,鄰居他是贊成開發的,然後我們市政府在福安國中開會的時候,他就過來「你是李華萍,你過來,我問你,你為什麼反對區段徵收?」就直接這樣子。

范琪斐 這個鄰居後來碰到的時候怎麼辦?因為鄰居會碰到。

李華萍 不會講話,就完全不會講話,因為他們大致上都會瞪我。

范琪斐 妳不舒服吧?

李華萍 很難過,會怕,所以出去的時候,他們都跟我講,要我出入就是要比較小心,所以我就會瞻前顧後,看後面有沒有人跟蹤我,我真的是這樣子,我離開我的家的時候,我就會看一下,看看有沒有不明人士,或者贊成區段徵收的人靠近我。

范琪斐 我最後問謝文加有沒有後悔堅持要站中間。

范琪斐 你覺不覺得搞了這樣一圈,還不如當初就選一邊站就算了?

謝文加 我是不會啦,我是認為他們太可惡了,我是不會這樣想,我只是覺得他們很可惡。我尊重兩邊的做法,都尊重,當初我也沒有偏一邊,我尊重你們,結果你們搞這樣。

范琪斐 你覺得以後你還會這樣嗎?就是說我覺得你想要維持中立,結果後來⋯⋯

謝文加 以後我不會客氣,我要改變我的做法,不管來到市議會還到哪都一樣,我不會客氣了。我以前都很含蓄、都很保留,我不會說很衝動或怎樣,以後我要改變了,對不對。這樣還是這樣,我今天替里民爭取還是這樣,里民有看到就好了,我是做給里民的啊,講難聽點,我去做一份工作,今天當里長就要低聲下氣,好像一個麻糬任人揉,對不對?我今天又不是說貪錢,要來這裡賺錢還怎樣。

范琪斐 在經過被罷免這一次經歷之後,謝文加說,他現在已經選擇站在自救會這邊,除了他本來就主張社子島的文化要被保存、弱勢的權益要被照顧,與自救會立場比較接近之外,當然自救會在這次罷免案中為他動員,他也很感動,所以決定加入自救會這邊,我比較意外的是里長這個職務,謝文加說他還是會繼續做下去。

謝文加 我看到這個地方,這裡建設的落後,還有一些地方的人在炒地皮有的沒的,我今天就為了艱苦人感到不服,我今天有房子有地,我外面有房子,對我來說這也很好啊,但我今天就是堅持,我爸說過一句話,「名聲用錢買不到,人要有良心,心肝做好,不能去害人」,我就是堅持我爸說的話。

范琪斐 走中間,到底是條比較好走的路,還是條比較艱難的路?在現在越來越分裂的社會裡,中間這條路現在越來越窄,有時窄到都在走鋼索了。因為想走左邊的人,只要一心向左就好了;走右邊的人,只要管右邊有沒有路走,但只有走中間的人,會同時受到左右兩邊的人的攻擊,只有走中間的人,得要左右兩邊的人都要照顧。你的顧全大局,可能被視為立場不堅定,你的不偏心,在旁人看來你就是偏心。因為要走中間,所以要有更多的耐性,要有更多的妥協,要不停說服,說服完左邊的人,再來說服右邊的人,很多很多時候,還要不停的說服自己,我的妥協、我的耐性、我的委屈都是值得的,因為只有這樣,才能讓最多的人一起往前走。

其他單集

EP 12

白色恐怖:誰是受害者?

陳慧瑛的父親是白色恐怖受難者,台大畢業,60年代參與黨外民主運動,32歲被被捕入獄,刑求逼供,判刑8年,不服,認為憑自己的聰明才智可贏...

白色恐怖:誰的正義 EP 11

白色恐怖:誰的正義?

蔡寬裕,生於1933年,東吳大學在台復校第一屆經濟系畢業生,被抓兩次,總計坐監13年半。第一次在東吳畢業前夕,1957年台北市發生「劉...

EP 3